首页  »  永利在线娱乐  »  永利在线娱乐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12集:鬱鬱周文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12集:鬱鬱周文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12集:鬱鬱周文
分类:永利在线娱乐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國寃  論誾  王宱賨  周秠    
时间:2018-04-25 18:01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八佾篇 第12集:鬱鬱周文相关介绍

子曰:“周監于二代,郁郁乎文哉!吾從周。”郁,于六反。監,視也。二代,夏商也。言其視二代之禮而損益之。郁郁,文盛貌。尹氏曰:“三代之禮至周大備,夫子美其文而從之。”
監就是侍,二代就是夏商。侍他什麽?對他的禮樂有血有意。而這個禮的形式就是在意的這個層面,逐漸完備。你比方說哈,最早的規定,天子、諸侯、國君貴族貴賤等級制度。用什麽樣的車,用什麽樣的九章之服。是吧哈?你看堯舜那個時期大概就這樣定了。往後就是禮的形式越來越豐富。到周禮那個時期,我今天上午講《尚書》的時候還給大家提到這一點。到周禮這個時期,就是天子、國君、卿大夫、士,他們出一個腰帶,腰帶多寬、多長,用什麽布料做。腰帶不是有束在裏邊,束在外邊的嘛?裏邊是什麽顔色,外邊是什麽顔色。垂下來的shen有多長,等等。這一切啊,都規定了,完備到這個程度。
就是這個冠,什麽情況下用什麽樣的冠,這個冠的形制是什麽。你在上朝的時候穿什麽樣的衣服,在夏朝的時候可以穿什麽樣的衣服,那最常用的深衣是怎麽樣的形制。等等,這一切。全都這個文彰顯出來啦。在那個定的時候,我們爲什麽還要學《禮記》啊?《禮記》講這個禮的時候,你看外在的這個形式這麽細,qu禮三千。都有它的道理。一招一式與陰陽、四季、十二月、日月整個的天地萬物的規律,體現在生活的各個方面。用品的各個方面。
我們學《禮記》的目的就是從qu禮裏邊體會道義所在。聖人爲什麽這樣制禮。就是無不是順應天地自然之道。那能夠順應,要是我們生活所穿的,所吃的、所用的一切,如果你懂一點就能懂這些道理。你再懂一點,你端個杯子,有端杯子的道理。你穿個鞋子,有穿鞋子的道理。你戴個帽子,有戴帽子的道理。爲什麽他就戴那樣的帽子,爲什麽給我就戴這樣的帽子,那不一樣。那你要是這樣一問,給你一說,尊卑長幼,分出來啦。
我就說,到周公這個時期,在原來制的基礎上曆代先王聖人一再豐富這個禮。禮的外在形式已經很完備了。內在的形式完備,外在的的禮的形式與內在的完全都是對應的。你只要是按照外在的禮去行,他的本質就能體現出來。所謂“郁郁乎文哉”所謂郁郁的意思就是郁郁蔥蔥。什麽時候郁郁蔥蔥啊,春生夏長。到仲夏的時候,也是太陽最足的時候,你看植物那個葉,長得最好。是巴哈,最茂盛。春生夏長,到仲夏,最中間,最茂盛。再往後呢,葉就開始變黃。是不是哈,不再生長了,開始往裏收。變黃,慢慢的落。一直落到什麽程度?落到樹上沒有葉子了。沒有葉子了那個枝條還是綠的。再往後,那個枝條也不綠了。都變得暗淡了。
四季到樹木的葉郁郁蔥蔥的時候是一年的中間。周公制禮,禮體現內在的知也是文質正好。相得益彰,禮也是最多的時候。文最豐盛的時候。以外在的文辭來體現我們的德行,體現我們的心地。所以孔子就說,周所兼的二代之禮,在二代之禮的基礎上有損有易。損的少易的多。完全都完備了。外在的文充分體現出來了,與內在的知又能相應。這就是“郁郁乎文哉,吾從周。”
孔子認爲這個樣,如果沒有文只有質的時候,質勝于文,也野蠻。文勝于質,就死。死,就像各個單位的辦公室主任見了誰都說好聽的話。哎呀,一見人,就像內個誰說的“想死你啦!”是不是哈。但是他說想死你的時候,跟他的心都沒有關系。這就是文過。文質相應的時候最蔥茏。就像樹木到了夏季。我們就從這個方面來體會,這一篇在這一章之前講的本,本就是質。重的是質。這一篇在中間,就是郁郁乎文哉了。往後就是文勝,這是這一篇的設計。
和四季,這裏邊說郁郁乎文哉,就是按照四季來說的。到什麽時候郁郁乎文哉?夏天,一個周期。再從我們四千五六百年的曆史,從堯舜那個時期到現在,我們說中國五千年的曆史呢,是從伏羲畫八卦。伏羲畫八卦到堯舜那個時期還有四五百年。從《易經》上能夠體會出來。那文明的發展就從八卦開始。制造這樣的一個用器,包括農耕用的那個犁子,這些都是根據卦象來發明的。先從八卦再到六十四卦,就是根據卦象來發明的。各種各樣的用品,往上都有一個追溯。你比方說,我們什麽時候開始用的那個曲柄犁?曲柄犁堯舜的那個時期就有。到我們學《易經》的時候上邊都有。什麽時候開始用的醫藥?等等,這些,包括那些容器什麽的,各種鼎啊。Chuan啊堯舜那之前就有chuan。易,就是六十四卦的那個形狀,那個象。我們說《易經》,有象、有術、有易禮。就是從卦象上發明、創造出來的各種東西。
你看,從那個時候是一個質。五千年前從質慢慢的文。到周公那個時期慢慢的往後文勝。四季這樣咿D,用的是郁郁乎文哉。五千年的曆史,我們現在回頭看。周公那個時候就是文質彬彬。所以說郁郁乎文。質重到文,一點一點的勝。一直到周公。再有這一篇的設計,這一句話在中間。我們體會整個文化的理路。
君子知命。君子爲什麽能知命啊?那命我們說就是天所賦予的。就是天命。天命有天的一個整體的道義在。有他的義理在。君子思辨萬事萬物的義理。那你做這一個事,你做這樣一個人,會往哪個方向發展?會走到哪一步?從禮上一推就知道。甚至說連推都不用推。一看你的現狀,你以後會怎麽樣就很清楚。這就叫知命。這個命啊,是從義理來的。那個義理是什麽義理啊?就是天理。就是人性。
從這一章,我們體會儒家整個的理路。我們現在走到一個什麽時期呢?文明的極端。是吧哈?我們多文明啊!我現在也稱他文明。就是跟西方所說的文明不是一個概念。我們走到了一個文明的極端。人內在的知幾乎完全失去了。只剩外在的文了。這樣走下去,這就是一個季。五百年必有聖人出,十個五百年是五千年,五千年就有一個文化的輪回。
就是現在文化的一種敗亡。在西方文化的領導下整個人類走到現在。就是這樣定局的。爲什麽會定局啊?就是文,文明太重了。從現實上每一個人只重外在的,穿衣、吃喝是吧?別人對我的看法,我如何顯示我的威望,顯示我的虛榮。人追求的。我們想一想我們自己,我們追求的有多少不是這個?不是外在的。我們追求這些外在的時候我們的心何在?從個人來說是這個樣,從整個社會來說呢,我們這裏還安土敦人呢。人呢,都不安于地球啦,是不是啊?上月球,向土星上尋找生命,尋找人的落腳的地方,地球都不安啦。
體會一下。科學技術一再的往外追求。錢,我們掙錢是爲了幹什麽?錢,連錢的用處都不追求啦。追求什麽?數值符號。我剩十萬,你剩一百萬,誰剩一千萬。你看,連用都沒有了。就完全變成一種虛僞的符號了。
那君子知命就能知道我們往下走是一個什麽道路。物極必反,是吧?周公那個時期如果是夏天的話,以後就是秋。就是冬。我們現在到了冬季。我們說儒家文化一複興,就成爲yi yang 來 fu shi yue hua 實際上就是郁郁蔥蔥的時候,並不是我說的夏天的仲夏。還要往前是孟夏,或者是季春。十月極陰,陽開始從下邊,就是六十四卦裏邊的覆卦益陽開始覆。這樣開始覆的時候,把上邊的陰氣一點一點的拱掉。卦,就是代表十二月的卦。一陽來複的時候上邊五個陰下邊五個陽。慢慢的再往後走就是下邊兩個陽,上邊三個陰。再往下走就是泰卦,上爲坤卦,下爲乾卦。再往下走,一層層的把陰剝掉,到最後是一個剝卦,不是,剝卦是上邊五個陰下邊一個陽。把最後的一個陰剝掉,就是春四月。四月卦。
那從四季裏邊說我們現在處於一個什麼狀態?寒冬。春開始萌芽,對儒家文化來說,儒家文化開始複興,一點一點的要代替西方文化。就是代替現在的文明。一直到把文明全部剝落掉。那在剝落現在的文明的時候,我們興起的這個文化,比如說質,也有新的文出現。到那個時期把現在的文明剝落掉啦,興起的這個有質有文,又到了一個文質彬彬的時期。
這不是宿命論,你看,一天就是由太陽剛出的時候最後太陽落山,然後是黑夜。一年四季,從春開始萬物滋生,生長出來。然後開始這樣一個循環的過程。再到我們人,就是生下來,少年、中年、走向老年,然後走向死亡。再到一個朝代,一開始打下天下,然後往上發展。到一個鼎盛期開始下滑,下滑到一定程度,又有一個新的朝代來代替。再往外擴大,就是文質。從文質的整個五千年的曆史。到這個地方。正好是轉變的一個契機所在。這和孟子說的五百年必有聖人出。十個五百年就是一個輪回。五千年。這不是宿命,而是有它的規律所在。那我們知道,我們處在現在這個時期,為什麼人會呼喚傳統文化?就是物極必反。陽極必反,陰極必負,就是這樣一個規律。
從這一章我們體會,周公、周禮那個時期就是夏季,相當於五千年的一個夏季。前面兩千年後邊將近三千年了。那孔子之前大體就是前邊一半,下邊一半。孔子前兩千五百年,後兩千五百年。這是加起來五千年。就是從鬱鬱乎文哉,孔子欣賞周那個時期。然後慢慢的文勝。
後邊說“尹氏曰:‘三代之禮至周大備,夫子美其文而從之。’”就是內在我們的德行順應天地自然的所有的舉止穿戴,用具。都完備了。到周公,成王康王那個時期。從這個地方我們也能體會啊,孔子為什麼述而不作?《論語》的最後一句是“君子知命”孔子是知命的。所以說他說這樣的話。
他為什麼述而不作?天下萬事萬物的禮,人順應這個禮的一招一式,先王都說啦。禮義都完備啦。孔子還在作什麼呢?所以孔子述而不做。光記述現在的就行了。而他所記述的現在的,是哪些朝代的?你看看,《易經》從伏羲畫八卦往後,整個各種用器怎麼來的,孔子整個的有敘述。往下接上《尚書》四千五百年。再往下一直到孔子《詩經》。就是孔子前期編纂的。《春秋》就寫到孔子火靈。前兩千五百年整個的脈絡五經裏邊都清晰的很以前是有哪一些禮,夏商是怎麼改變的?再往後怎麼這樣發展的。發展到細微曲禮三千。整個的這一切,孔子知命,知道他不應該再做了。所以談到只傳先王的。
這一章就講到這裏了。如果就是,西方在哲學裏邊,也有這樣的宿命觀點。唯物主義好像反對宿命論是吧?我們這講的是算宿命呢,還是不算宿命呢?也算是算宿命吧。這個宿命就是從這樣的一個禮上推下來的。我們體會那個陰陽與月。體會那個圈子裏邊陰陽相互追逐,那就是道。你再看《易》一個陰一個陽,陰陽是怎麼樣組合形成萬事萬物不同的理。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。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http://www.chungengyuan.cn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21edu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博聚网